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医爱好者{远离尘世,修身养性!}

太阳能空气能中央热水工程及技术培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【转载】引经药 +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引经药+五脏六腑十二经主要引经药+《医学传心录》说引经药+   

2014-07-05 16:29:24|  分类: 中医中药针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引经药 


   引经药可粗略归纳为四类:十二经引经药、六经引药、病症引经药、局部和穴位引经药。 -

   十二经引经药:

桔梗、升麻、葱白、辛夷、白芷引手太阴肺经;

黄连、细辛引手少阴心经;

丹皮、柴胡引手厥阴心包经;

木通、竹叶引手太阳小肠经;

柴胡、连翘引手少阳三焦经;

白芷、升麻、石膏引手阳明大肠经;

升麻、苍术、葛根、白芍引足太阴脾经;

独活、肉桂、知母、细辛引足少阴肾经;

青皮柴胡引足少阳胆经;

白芷、升麻、石膏、葛根引足阳明胃经。 -

-

  六经引药:

太阳经用羌活、防风、藁本;

阳明经用升麻、葛根、白芷;

少阳经用柴胡;太阴经用苍术;

少阴经用独活;

厥阴经用细辛、青皮、川芎。 -

-

  病症引经药:

桑白皮是肺经的引经药,在治疗肺病的方剂中加入桑白皮能引药入肺经;

香附、柴胡是肝经和引经药,在治疗肝气郁滞,协胁胀痛时加入柴胡香附右引药入肝;

桂枝,薤白为心经的引经药,在治疗胸闷、气短、心悸等心阳不通量加入桂枝,薤白等能

引药归心经;

姜黄和牛膝均有行气活血、通络止痛的功效。但姜黄能引药上行通达上肢,因此,常做为上肢痹症的引经药。而牛膝则性喜下行而通达下肢,因此在诒疗下肢痹症肘,常加入牛膝做为下肢的引经药。

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引经药

导读同样是治疗消化不良性腹泻,同样都用了理中汤,第一个医生治疗多次病情反复,不能除根;第二个医生去了甘草,加了细辛吴茱萸引经药,3付药服完,3年之疾患一下痊愈。可见引经药之关键。此文即为第二个医生关于引经药的一些分享,有引经药歌,有医案,有用药举凡,值得一读。

___________________


如果想入太阳经加羌活,如果想入阳明经得加白芷,想入少阳经得加柴胡,想入少阴经得加细辛,太阴经加苍术,厥阴经加吴茱萸,可见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引经药。中医不仅是一门科学,更是一门艺术。

十二经补泻温凉引经药歌

心经

问君何药补心经,远志山药共麦冬,枣仁当归天竺黄,六味何来大有功。

玄参苦,黄连凉,木香贝母泻心强;凉心竹叶犀牛角,朱砂连翘并牛黄。

温心藿香石菖蒲;引用细辛独活汤。

肝经

滋补肝经枣仁巧,薏苡木瓜与贡胶;泻肝柴胡并白芍,青皮青黛不可少;

胡黄连,龙胆草,车前甘菊凉肝表;温肝木香吴萸桂;引用青皮川芎好。

脾经

补脾人参绵黄耆,扁豆白朮共陈皮,莲子山药白茯苓,芡实苍朮甘草宜。

泻脾药,用枳实,石膏大黄青皮奇。温脾官桂丁藿香,附子良姜胡椒粒。

滑石玄明凉脾药;白芍升麻引入脾。

肺经


补肺山药共麦冬,紫菀乌梅与参苓,阿胶百部五味子,棉州黄耆更凑灵。

紫苏子,与防风,泽泻葶苈泻肺经,更有枳壳桑白皮,六味泻肺一般同。

温肺木香冬花寻,生姜干姜白蔻仁;凉肺黄芩与贝母,人溺山栀沙玄参。

马兜铃,瓜蒌仁,桔梗天冬必去心;引用白芷与升麻,连须葱白用几根。

肾经

补肾山药甘枸杞,螵蛸龟板与牡蛎,杜仲锁阳巨胜子,山萸苁蓉共巴戟,

龙虎骨,怀牛膝,五味菟丝与芡实,再加一味怀熟地,共补肾经十八味。

泻肾不必多求方,知母泽泻两相当。温肾肉桂并附子,鹿茸故纸海沈香,

亦温肾,腽肭脐;凉肾知柏地骨皮,再加一味粉丹皮;引用独活肉桂奇。

胃经

补胃需用苍白朮,半夏扁豆绵黄耆,芡实莲肉共百合,山药还加广陈皮。

泻胃火,亦如脾,再加一味南枳实,更添芒硝与大黄,多加石膏谢更急。

温胃木丁与藿香,益智吴萸与良姜,香附白肉草豆蔻,厚朴胡椒生干姜。

凉胃葛根条黄芩,滑石黄连玄花粉,知母连翘石膏斛,栀子升麻竹茹寻,

十三味药凉胃火;白芷升麻引胃药。

胆经

补胆龙胆与木通;柴胡青皮泻胆经。温用陈皮制半夏,更加生姜与川芎。

凉用竹茹与黄连;引用尽皆同肝经。

大肠经

问君大肠何药补?左旋牡蛎白龙骨,桔梗米壳诃子皮,山药肉蔻并莲肉。

川大黄,南槟榔,枳壳石斛泻大肠,再加芒硝桃麻仁,葱白三寸泻更强。

干姜肉桂吴茱萸,三者同时能温肠,引药尽皆同胃经;槐花条芩凉大肠。

小肠经

小肠石斛牡蛎补;泻用木通共紫苏,连须葱白荔枝核,同为泻剂君知否。

小肠要求温, 大小茴香乌药根;凉用黄芩天花粉;引用羌活与高本。

膀胱经

橘核菖蒲补膀胱,益智续断龙骨良;泻用芒硝车前子,泽泻滑石石苇帮。

温用乌药并茴香;凉用黄柏生地黄,甘草梢,亦属凉;引用尽皆同小肠。

三焦经

滋补三焦用益智,更加甘草与黄耆;泻用栀子并泽泻;温用姜附颇有益。

原石膏,地骨皮,清凉三焦功效急。引入三焦不用别,药与肝胆无差异。

心包经

地黄一味补包络;泻用乌药并枳壳;温肉桂;凉栀子;柴芎青皮是引药

陈XX,男,70岁,患者三年来多在晨起腹泻,食欲不化,曾经多方治疗无效,且用过理中汤,四神丸,附子理中丸等药。往往服药后3--5日内可见好转,继复作泻,迄今未能治愈,经检查,诊断为消化不良性腹泻,查其舌净,两脉俱弱,此乃肾虚作泻,理中者理中焦,此乃下焦乃泻。仍用以理中取甘草加味而施之。投以“理中加减汤”连服三剂,病获痊愈。追访三年未见复发。

:患者病称已达三年之久,曾服理中,四神等品,只收暂时之效,观附子理中,其双补脾肾,可暂时收效,但其内有甘草为中焦之药,有碍附子下行专力温肾,故用原方取甘草加细辛吴茱萸为治,药进3剂而获愈,且经久而不复发。余强调:“必取甘草者”乃防其将肾经药物缓停中焦以削弱缓下之力,加细辛者不但引药入肾,其自身更可激发肾阳,故有利于驱逐阴浊之邪,吴茱萸暖膀胱。

都是中医大夫,都用理中汤第一个用了有效,第二个亦用理中,只是取了甘草,加了细辛吴茱萸,引经药,3付药服完,3年之疾患一下痊愈。后追访三年未复发。第2个医生对中医的经典学的深,读的明,3年的病3付药治愈,中医是否妙。

诸药泻诸经之火:

黄连泻心火,栀子黄芩泻肺火,石斛白芍泻脾火,龙胆柴胡黄连泻肝胆火,黄柏知母泻肾火,木通泻小肠火,黄芩泻大肠火,柴胡黄芩泻三焦火,黄柏泻膀胱火。

用药凡例:

头脚痛,需用川芎,血枯亦用,颠顶痛需用蒿本,遍体肢节痛需用羌活,风湿亦用,腹中痛需用白芍厚朴,脐下痛需用黄柏青皮,心下痛需用吴茱萸,胃脘痛需用草豆蔻,胁下痛需用柴胡,日哺朝热寒热往来亦用,茎中疼需用生甘草梢,气刺痛需用枳壳,血刺痛需用当归,心下痞需用枳实,腹中实需用苍术,补血需用川芎,调诸气需用木香,破滞气需用枳壳青皮。补元气需用人参,诸虚热需用黄芪,盗汗亦用,肌表热需用黄芩,祛痰亦用,祛痰用半夏,去风痰需用南星,脾胃受湿用白术,祛痰亦用。下焦湿肿用汉方已,草龙胆。中焦湿热用黄连。下焦湿用黄芩,烦渴需用白茯苓,葛根。咳嗽者用五味子,咳有声无痰者用生姜,杏仁,防风,咳有声有痰者用半夏,枳壳,防风,喘者需用。诸泄泻需用白芍白术,诸水泻需用白茯苓白术,泽泻,诸痢疾需用当归白芍。上部见血用防风,中部见血用黄连,下部见血用地榆。眼爆发需用当归,黄连,防风。眼久昏暗用熟地,当归,细辛。凡诸风需用防风,天麻。诸疮痛需用黄柏,知母,为君,茯苓,泽泻为左。所属经部分以引经药道之。

本文摘自紫色云气的新浪博客。

五脏六腑十二经主要引经药

一、按十二经记述:手太阴肺经为桔梗、升麻、葱白、辛夷;手阳明大肠经为白芷、石膏;足太阴脾经为升麻、苍术;足阳明胃经为白芷、石膏、葛根;手少阴心经为细辛、黄连;手太阳小肠经为木通、竹叶;足少阴肾经为肉桂、细辛;足太阳膀胱经为羌活,手厥阴心包经为柴胡、丹皮;手少阳三焦经为连翘、柴胡;足厥阴肝经为柴胡、川芎、青皮、吴茱萸;足少阳胆经为柴胡、青皮。 

二、按六经记述,如太阳经用羌活、防风、藁本,阳明经用升麻、葛根、白芷,少阳经用柴胡,太阴经用苍术,少阴经用独活,厥阴经用细辛、川芎、青皮。 附录:十二经补泻温凉引经药歌 心经 问君何药补心经,远志山药共麦冬,枣仁当归天竺黄,六味何来大有功。玄参苦,黄连凉,木香贝母泻心强;凉心竹叶犀牛角,朱砂连翘并牛黄。温心藿香石菖蒲;引用细辛独活汤。 肝经 滋补肝经枣仁巧,薏苡木瓜与贡胶;泻肝柴胡并白芍,青皮青黛不可少;胡黄连,龙胆草,车前甘菊凉肝表;温肝木香吴萸桂;引用青皮川芎好。 脾经 补脾人参绵黄耆,扁豆白术共陈皮,莲子山药白茯苓,芡实苍术甘草宜。泻脾药,用枳实,石膏大黄青皮奇。温脾官桂丁藿香,附子良姜胡椒粒。滑石玄明凉脾药;白芍升麻引入脾。 肺经 补肺山药共麦冬,紫菀乌梅与参苓,阿胶百部五味子,棉州黄耆更凑灵。紫苏子,与防风,泽泻葶苈泻肺经,更有枳壳桑白皮,六味泻肺一般同。温肺木香冬花寻,生姜乾姜白蔻仁;凉肺黄芩与贝母,人溺山栀沙玄参。马兜铃,瓜蒌仁,桔梗天冬必去心;引用白芷与升麻,连须葱白用几根。 肾经 补肾山药甘枸杞,螵蛸龟板与牡蛎,杜仲锁阳巨胜子,山萸苁蓉共巴戟,龙虎骨,怀牛膝,五味菟丝与芡实,再加一味怀熟地,共补肾经十八味。泻肾不必多求方,知母泽泻两相当。温肾肉桂并附子,鹿茸故纸海沈香,亦温肾,腽肭脐;凉肾知柏地骨皮,再加一味粉丹皮;引用独活肉桂奇。 胃经 补胃需用苍白术,半夏扁豆绵黄耆,芡实莲肉共百合,山药还加广陈皮。泻胃火,亦如脾,再加一味南枳实,更添芒硝与大黄,多加石膏谢更急。温胃木丁与藿香,益智吴萸与良姜,香附白肉草豆蔻,厚朴胡椒生乾姜。凉胃葛根条黄芩,滑石黄连玄花粉,知母连翘石膏斛,栀子升麻竹茹寻,十三味药凉胃火;白芷升麻引胃药。 胆经 补胆龙胆与木通;柴胡青皮泻胆经。温用陈皮制半夏,更加生姜与川芎。凉用竹茹与黄连;引用尽皆同肝经。 大肠经 问君大肠何药补?左旋牡蛎白龙骨,桔梗米壳诃子皮,山药肉蔻并莲肉。川大黄,南槟榔,枳壳石斛泻大肠,再加芒硝桃麻仁,葱白三寸泻更强。乾姜肉桂吴茱萸,三者同时能温肠,引药尽皆同胃经;槐花条芩凉大肠。 小肠经 小肠石斛牡蛎补;泻用木通共紫苏,连须葱白荔枝核,同为泻剂君知否。小肠要求温,大小茴香乌药根;凉用黄芩天花粉;引用羌活与高本。 膀胱经 橘核菖蒲补膀胱,益智续断龙骨良;泻用芒硝车前子,泽泻滑石石苇帮。温用乌药并茴香;凉用黄柏生地黄,甘草梢,亦属凉;引用尽皆同小肠。 三焦经 滋补三焦用益智,更加甘草与黄耆;泻用栀子并泽泻;温用姜附颇有益。原石膏,地骨皮,清凉三焦功效急。引入三焦不用别,药与肝胆无差异。 心包经 地黄一味补包络;泻用乌药并枳壳;温肉桂;凉栀子;柴芎青皮是引药。其他答案:无论是何种疾病,都应归属于某个脏腑或某个经络,在治疗上,应针对疾病所隶属的脏腑及经络进行治疗。中药都是有一定归经的,引经是归经与配伍的结合,通过引经可改变其它药物的作用方向,使其作用侧重或集中于特定的部位。1. 归经理论与引经药的传统认识中医传统理论认为:一种药物主要对某一经或某几经发生明显作用,而对其它经作用较小,甚至没有作用,是为归经。根据药物在机体产生效应的部位各有偏重,将其归纳总结,使之系统化,便形成归经理论。在归经理论中,前人认为一些药物对机体的某一部分具有特殊作用,其选择性特别强,并且可以引导与之配伍的其他药物达于病所,而提高疗效,将这些药物称为引经药。某些药物具有引经报使之功,如尤在泾在《医学读书记》说:“药无引使则不通病所”。吴鞠通《医医病书》:“ 药之有引经,如人之不识路径者用向导也”。这与西医理论的载体学说有着相似之处,它作为药物的“定向载体”,把药物送到作用点或靶器官。药有引经专长的思想最早见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称官桂:“为诸药先聘通使”,在宋代《 本草衍义》中得以重视和发展,如提出桑螵蛸 “桑白皮引水,意以接桑螵蛸就肾经”,不但有“引接”的药物,还有最终所“就”之脏腑经络,为引经理论的先声。金元时期,张元素在《洁古珍珠囊》中,明确提出药物引经报使的部位,他认为取各药性之长,使之各归其经,则力专效宏。如泻火药中,黄连偏泻心火,黄芩偏泻肺 火,知母偏泻肝火,木通偏泻小肠火,石膏偏泻胃火等。张氏强调遣药的专司:用柴胡泻下焦之火,必佐以黄芩;用柴胡泻肝火,必佐以黄连,可见黄芩、黄连为引经药。又如太阳小肠与膀胱经病,在上用羌活,在下用黄柏;阳明胃与大肠经病,在上用升麻、白芷,在下用石膏;太阴脾经和厥阴肝经病用白芍引之,少阴心经和肾经病用知母引之等。2. 方剂合理应用引经药,使作用综合趋势更加明确:古人云:“引经之药,方剂中用为向导,则能接引众药,直入本经,用力寡而获效捷也”。临床在辨证的基础上,明白药性专司,制方专主之理,酌情加入引经药,常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方剂中的引经药主要有以下作用:2.1 引药上行:《本草求真》曰:“桔梗系开提肺气之品,可为诸药舟楫,载之上浮”。如参苓白术散,借桔梗载诸药上浮,引归于肺,益肺利气,借肺之布精而养全身,倘若把它当作平喘之品删掉不用,则违背了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的立法本义,疗效难著。王清任所创血府逐瘀汤以桔梗载众祛瘀之品上行,以除胸中之瘀;《伤寒论》中三物白散亦用桔梗引巴豆上升,以祛除胸中寒实,有学者通过实验提示了桔梗在该方剂中的“引向”作用,如果去掉桔梗,则仅能涤除腹水而不能荡涤胸水。临床亦有“诸根多降,桔梗能升”之说。2.2 引药下行《本经逢原》曰:“丹溪言牛膝能引诸药下行,筋骨痛风在下者宜加用之”,从历代医家的推崇至现今的高校教材均明确提到牛膝的“引药下行”之功,故牛膝可作为身体下部疾病的引经药使用,临床上治疗多发性神经根炎、坐骨神经痛、半身不遂、下肢肌痿无力等症,常随证加用,疗效颇著。旋覆花是治疗胃气上逆呃逆的一味“引药下行”之品,临床有“诸花皆升,唯旋覆花独降”之说。2.3 引药入病所引药达病所的药物,临床使用十分广泛,如桑枝引诸药达臂与手指;羌活引诸药达上肢;独活引诸药达下肢。少阳头痛专用柴胡,巅顶头痛用藁本,太阴头痛选苍术等。2.4 引火归元金匮肾气丸和苏子降气汤中的肉桂即是一味引火归元之品,在虚阳上越的戴阳证、阴盛格阳的格阳证中常用之。2.5引气归元 焦树德教授认为,砂仁可“引气归元”。慢性肺源性心脏病、心衰反复发作,表现为肺肾气虚或虚多实少者,平时服用七味都气丸加砂仁,对改善肺肾功能,增强免疫机能,减少复发,有显著疗效。2.6引气上升升麻、柴胡在补中益气汤中引清气上升,使该方显益气升提之功。去除升麻、柴胡该方只有补益气血之功,而不能益气升提,升举下陷之脏器[2]。现代药理学研究也证明,用升麻其药效明显,去升麻其药效则降低,且不能持久,说明升麻与其它药具有协同作用。2.7 引血下行镇肝熄风汤重用牛膝为君,即取其引血下行之功,以防“血之与气,并走于上”之“大厥”。临床观察,该方删除牛膝而用于高血压病人,治眩晕一症的疗效大为逊色。2.8 引邪外达柴胡在四逆散中可疏肝解郁,透邪升阳,条达肝气,开邪热内闭,使邪气从内达外,为医家临证所习用。2.9引邪下行 玉女煎中牛膝引邪热下行,以降上炎之虚火;四妙丸中的牛膝也起引热下行作用。3. 五脏六腑的引经药 祖国医学在治疗疾病的长期探索中,发现某些中药对某些脏腑经络的病症能选择性起到引经作用。如桑白皮是肺经的引经药,在治疗肺燥所致的咳喘方剂中加入桑白皮能引药入肺经;香附、柴胡是肝经的引经药,在治疗肝气郁滞、胁肋胀痛时,加入柴胡、香附可引药入肝经;桂枝、薤白为心经的引经药,在治疗胸闷、气短、心悸等心阳不通时,加入桂枝、薤白等能引药归心经。4. 四肢躯干的引经药当患病部位如在四肢远端时,往往药力不易达到病所,效果不明显,然而用引经药后,药效大增。姜黄和牛膝均有行气活血、通络止痛的功效。但姜黄能引药上行通达上肢,因此,常作为上肢痹症的引经药,常配伍桑枝、桂枝、羌活、防风。而怀牛膝则性喜下行而通达到四末,因此在治疗下肢痹证时,加入怀牛膝做为下肢的引经药,常配伍牛膝、木瓜、独活、千年健、防己、泽泻等。头部损伤如伤在巅顶加藁本、细辛,两眉棱伤加白芷,后枕部损伤加羌活;如肩部损伤加姜黄;胸部损伤加柴胡、郁金、制香附、苏子;两胁肋部损伤加青皮、陈皮、延胡;腰部损伤,加杜仲、补骨脂、川断、狗脊或枸杞子、桑寄生、山萸肉等;腹部损伤加炒枳壳、槟榔、川厚朴、木香;小腹部损伤加小茴香、乌药。不同的引经药能引导方剂中的诸药到达不同的经络、脏腑,因此,在治疗疾病时应根据疾病所在病位及经络,选用适当的引经药,才能达到最佳的治疗

《医学传心录》说引经药
  用药传心赋  引经药  治病主药诀
1.用药传心赋   
 用药之妙,如将用兵。兵不在多,独选其能,药不贵繁,惟取其效。
 
要知黄连清心经之客火,黄柏降相火之游行。黄芩泻肺火而最妙,栀子清胃热而如神。
芒硝通大便之结燥,大黄乃荡涤之将军。犀角解乎心热,牛黄定其胆惊。连翘泻六经之火,菊花明两目之昏。
滑石利小便之结滞,石膏泻胃火之炎蒸。
 
山豆根解热毒而治喉痹,桑白皮泻肺邪而利水停。
龙胆治肝家之热,瞿麦利膀胱之淋。鳖甲治疟而治癖,龟板补阴而补心。
茵陈治黄疽而利水,香薷治霍乱以清襟。
柴胡退往来之寒热,前胡治咳嗽之痰升。
元参治结毒痈疽,清利咽膈;沙参补阴虚嗽,保定肺经。
竹叶、竹茹治虚烦而有效,茅根、藕节止吐衄而多灵。
苦参治发狂痈肿,地榆止血痢血崩。
车前子利水以止泻,瓜蒌仁降痰以清襟
。秦艽去骨蒸之劳热,丹皮破积血以行经。
熟地补血而疗损,生地凉血以滋阴。白芍药治腹疼—补而收—而烦热上除,赤芍药通血瘀—散而泻—而小腹可利。
 
。麦冬生脉以清心,上而止嗽;天冬消痰而润肺,下走肾经。
地骨皮治夜热之劳蒸,知母退肾经之火沸。
葛根止渴而解肌,泽泻补阴而渗利。兹乃药性之寒,投剂须当酌意。
 
又闻热药可以温经:麻黄表寒邪之汗,官桂治冷气之侵。
木香调气治腹痛,沉香降气治腰疼。
丁香止呕,暖胃家之冷;藿香止吐,壮胃脘以温。
吴茱萸走小腹疗寒疼,山茱萸壮腰肾以涩精。
豆蔻、砂仁理胸中之气食,腹皮、厚朴治腹内之胀膨。
白豆蔻开胃口而去滞,元胡索治气血且调经。
附子回阳,救阴寒之药;干姜治冷,转脏腑以温。
草果消溶宿食,槟榔去积推陈。苁蓉壮阳而固本,鹿茸益肾而生精。
 
锁阳子最止精漏,菟丝子偏固天真。
没药、乳香散血凝之痛,二丑、巴豆攻便闭之屯。
紫苏散风寒,子能降气;川椒退蛔厥,核治喘升。
五灵脂治心腹之血疼,大茴香治小肠之气痛。此热药之主治,分佐使与君臣。
 
论及温药,各称其能。甘草为和中之国老,人参乃补气之元神。
葶苈降肺喘而利水,苦甜有别;茯苓补脾虚而利渗,赤白须分。
黄芪补卫而止汗,山药益肾而开心。
莪术、三棱消积坚之痞块,麦芽、神曲消饮食而宽膨。
顺气化痰陈皮可用,宽中快膈枳壳当行。
白术健脾而去湿,当归补血以调经。
半夏治痰燥胃,枳实去积推陈。
川芎治头疼之要药,桃仁破瘀血之佳珍。
艾叶安胎而治崩漏,香附顺气而亦调经
杏仁止风寒之嗽,五味敛肺气之升。
防风乃诸风之必用,荆芥清头目而疗崩。
山楂消肉食之积滞,细辛止少阴之头疼。
紫薇花通经而堕胎,酸枣仁敛汗而安神。
藁本止头疼于巅顶之上,桔梗载药物有舟楫之能。
杜仲壮腰膝而补肾,红花苏血晕而通经。兹温药之性气,学者必由是而遵循。
 
 既已明于三者,岂不悉举其平。
常山使之截疟,阿魏用之消□。防己、木瓜除下焦之湿肿,菖蒲、远志通心腹之神明。
壮腰膝莫如虎骨,定惊悸当用获神。阿胶止嗽而止血,牡蛎敛汗而涩精。羌活散风,除骨节之疼;
冬花止咳,降肺火之升。独活、寄生理脚膝之风湿,薄荷、白芷散头额之风疼。木贼、蒺藜退眼睛之浮翳,元明、海粉降痰火之升腾。青皮伐木,紫菀克金。
五加皮消肿而活血,天花粉止渴而生津。
牛蒡子清咽喉之不利,薏苡仁理脚气之难行。琥珀安神而利水,朱砂镇心而定惊。贝母开心胸之郁,而治结痰;百合理虚劳之嗽,亦医蛊毒。升麻提气而散风,牛膝下行而壮骨。
利水须用猪苓,燥湿必当苍术。枸杞子明目以生精,鹿角胶补虚而大益。天麻治诸风之掉眩,木通治小便之秘涩。天南星最治风痰,莱菔子偏医面食。此乃药性之提纲,用作传心之秘术。
 
2.引 经 药
手足太阳经,藁本羌活行。少阳厥阴地,总用柴胡去。手足阳明经,白芷升(麻)葛根。肺(白)芷升(麻)葱(白)用。脾升(麻)白芍应。心经黄连使。肾独加桂灵。分经用此药,愈病即通神。
 
3. 治病主药诀 
头疼必须用川芎,不愈各加引经药:太阳羌活少柴胡,阳明白芷还须着,太阴苍术少细辛,厥阴吴茱用无错。巅顶之痛人不同,藁本须用去川芎。肢节之疼用羌活,去风去湿亦其功。小腹痛用青皮治,心(下)痞黄连枳实从。
 
腹痛须用白芍药,因寒加桂热黄柏。腹中窄狭苍术宜。胀膨厚朴姜制法。腹中实热何所施,大黄芒硝功有力。虚热虚汗用黄芪,肌肤浮热黄芩宜。胁下疼痛往来热,日晡潮热柴胡施。脾胃受湿身无力,怠惰嗜卧用白术。下焦湿肿兼火邪,知母防(己)龙(胆草)并酒(黄)柏。上焦湿热用黄芩,中焦湿热黄连释。渴用干葛天花粉,半夏燥脾斯时禁。嗽用五味喘阿胶。枳实黄连治宿食。胸中烦热栀子仁。水泻芍药(茯)苓白术。调气必当用木香,若然气盛又非良。补气必须用人参,肺经有热不相应。痰涎为病须半夏,热加黄芩风南星,胸中寒痰多痞塞,白术陈皮两件增。胃脘痛用草豆蔻,若然挟热芩连凑。眼痛黄连当归根。惊悸恍惚用茯神。小便黄时用黄柏,涩者泽泻加之灵。气刺痛时须枳壳,血痛当归上下分。痢疾当归白芍药,疟疾柴胡为之君。血痛桃仁与苏木,气滞青皮与枳壳。枳壳青皮若用多,反泻元气宜改作。凡用纯寒纯热药,必用甘草缓其力,寒热相杂亦用之,调和其性无攻击,惟有中满不食甘,临症还须究端的。 
      病 因 赋 
夫百病之生也,各有其因,因有所感,则显其症。症者病之标;因者病之本。故《内经》有曰:“知标本者,万举万当。未知标本,是谓妄行”。盖百病皆生于六气,诸症莫逃乎四因。伤寒症传变六经,必须熟认;瘟疫病感冒四气,务要先明。
 
内伤脾胃者,辨有余与不足;外感热病者,知夏热与春温。卒中风因有四端,治分三中;破伤风原有三种,治别三经。中暑有动静之异,受湿有内外之分。火有七说,痰有十因,气有九论,郁有六名。疟犯暑风,更兼痰食;痢因湿热,及受积停。呕吐者,胃气逆而不下;泄泻者,脾气伤而不平。霍乱,脾寒伤食所致;痞满,脾倦积湿而成。。呃逆者,胃气之不顺;咳嗽者,肺气之不清。嗳气皆由于痰火;咽酸尽为乎食停。中满臌胀者,脾虚不运;噎膈翻胃者,气食相凝。喘急有虚有实;痉症有阴有阳。
 
五积六聚,总是气凝其痰血;五劳六极,皆是火烁乎天真。吐血出于胃腑,衄血本乎肺经。痰涎血,属于脾脏;咯唾血,属于肾经。牙宣者,阳明之热极;舌衄者,少阴之火生。腹中窄狭,而痰火各别;胸中烦热,而虚实可分。惊悸,痰迷恐惧所致;健忘,血少忧郁而成。癫狂者,分心肝之热极;痫症者,寻痰火之重轻。便浊有赤白之异,汗出有自盗之名。九种心疼,痛在胃脘,七般疝气,病在厥阴。胁痛有两边之别,头风有左右之分。腰痛肾虚而或闪挫,腹痛寒气而或食停。痿症不足与湿热,痹症寒湿与风乘。四种遗精,心肾不能既济;五般黄疸,湿热熏蒸而成。眩晕者无痰不作,消渴者无火不生。不寐者,痰火旺而血少;多睡者,脾胃倦而神昏。大便秘乃血液燥结,小便闭乃气滞不行。痔疾、肠风湿热所致;发斑、瘾疹风热所成。耳聋者肾虚之故,目疾者肝火之因。齿疼乃胃热虫蛀,喉痹乃火动痰生。。鼻塞者肺气之不利,口疮者脾火之游行。女人经水不调皆是气逆,妇人心烦潮热多是郁生。带下沙淋由于湿热,崩漏下血为损任冲。胎孕不安治有二理,产后发热原有七团。兹有七十四种之病,略举其概而赋云。欲知其备,后论详明。看方犹看律,用药如用兵,机无轻发,学贵专精。
 
 诊脉传心诀 
诊家之要四般脉,浮沉迟数为之则。浮沉轻重指端详,迟数息中分缓急。浮而无力即为虚,浮而有力便为洪。沉而无力是之弱,微沉有力乃为实。迟而有力滑脉居,迟而无力缓与涩。数而有力为紧弦,数而无力为芤脉。浮迟即是表间虚,沉迟即是里冷极。
 
浮数原来表热真,沉数原来里热炎。此言不出古人书,是我传心之秘识。 
(按:脉学讲的越繁琐,初学的人越难掌握。前人曾说:“切脉之事,明于书未必明于心,明于心未必明于手”,所谓“胸中了了,指下难明”。本诀以浮、沉、迟、数四脉为纲,再从四脉的有力无力分出虚、实、洪、弱等十种脉象。
 
这种以纲带目,从简到繁,先易后难的诊脉方法,使初学的人容易掌握。作者对诸脉脉象形容不够全面,间或有与历代脉学说法不尽符合处,但因作者已经申明“此言不出古人书,是我传心之秘识”,故未修改。读者可参阅其它脉学,结合实践,互相印证。)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诸 脉 主 病 
浮为风虚芤失血,滑为吐逆实为热,弦为拘急紧为疼,若是洪来多发热。沉寒积痛微冷结,缓主风虚涩少血,迟病冷顽伏积攻,濡弱气血少分别。长为壮热短为食,虚脉心中多恍惚,促①缘积聚热相攻,结②为阴寒有所积,动③为惊悸血崩淋,牢④为寒痛木乘牌,代⑤为正气已飘离,细是精枯形瘦极。 
 ①促脉:古人有两种解释,数时一止叫促脉(脉经);脉博急促也叫促脉(脉学辑要)。 
②结脉:往来缓慢,时一止复来。 
③动脉:古人有两种解释,一谓“动乃数脉,见于关上下,无头尾,如豆大,厥厥动摇”(《濒湖脉学》)。一谓“数而跳突名动”(《脉学辑耍》何梦瑶)。 
④牢脉:似沉似伏,实大而长,微弦。 
⑤代脉:动而中止,不能自还,良久复动。 且止有常数, 必依数而止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诊 脉 总 要 
脉中义理极微玄,一诊传心即了然。左寸心脉浮大散,左关肝胆脉长弦,右寸肺脉浮涩短,右关脾胃缓大兼,两尺属肾宜沉软,此为无病体安然。 春脉弦兮夏脉钩,秋脉毛兮冬脉石①,顺时为吉逆为凶,指下须详辨生克。
 
左手人迎②脉一盛,便是风寒暑湿症,恶寒发热更无殊,四脉四症要审定。浮而无力是伤风,浮而有力伤寒症,浮而虚者暑伤心,浮而缓者湿之病,发散渗利不可差,用药和平保元命。 
右手气口脉一盛,便是内伤饮食症。内伤劳倦脉浮洪,饮食伤脾脉洪盛。又有七情气所缠,喜散怒弦忧涩认,悲紧思结恐为沉,惊则脉来动不定,平其胃气保安全,实实虚虚能损命。 
 左关脉实肝有余;右关脉涩脾土虚。左关涩兮血不足;右关滑兮食积居。左尺浮芤小便血,右尺浮洪大便结,左尺迟兮阳事衰,右尺数兮相火烈。 
一息四至号和平,更加一至无大疴,三至为迟一二败,两息一至即云殂,六至为数七至极,八脱九险十危急。脉无上下阴阳绝,脉无来去本元枯,动止频频不久矣,直须决绝莫含糊。大凡诊脉要数息,五十不止身无疾,指下欣欣生意多,虽然有病将安逸。
 
①钩:脉来疾去迟曰钩,亦即今之洪脉。毛:即今之浮脉。李士材谓系浮涩,亦通。石:脉沉溺而滑也。 
②人迎:关部分做上、中、下三等分,靠近寸部的上三分之一, 左手叫人迎,右手叫气口。 
    诊 脉 六 法 
切脉下指先看心,心脉浮大为正形。浮而有力心经热,热主舌破小便疼。感冒风寒弦又紧,头疼寒热数难平。惊悸怔忡沉细弱。上焦蓄热洪大应。 (心脉) 
次看肝脏弦又长,总然有病也无妨。忽然浮大风为患,紧带洪兮疟痢当。微涩原来阴血少。数为着怒缓为尫(wang1音汪。瘦弱的意思)。有余因实知肝火。沉细为虚亦是常。 (肝脉)  
若逢肾脉沉无病,洪大须知阴火生。男子下元微不足,女人滑利定为妊。弦紧极虚芤下血。痛连腰胁现微沉。五心烦热洪无力。犯着房劳数不宁。(肾脉) 
右寸诊之浮短涩,肺家清净病无干。 邪气上冲多发嗽,洪大分明仔细看。弦紧必然咽燥破。数时胸府热难安。浮而有力风外感。沉主生痈滑生痰。(肺脉) 
脾家性燥宜迟缓,倘逢滑数知伤食。洪大原来胃火炽,弦紧定遭北□(疪的比下面加白)疟疾。虚汗泄泻腹膨膨。嗳气吞酸是数热。土不制水肢浮肿,沉细而微见肾脉。 (脾脉)  
命门相火只宜静,虽然沉细未为病。若逢盛旺反成殃,阴虚盗汗肌消甚。浮洪呕血梦遗精。滑数昏花耳聋症。迟缓多缘下部寒。女子旺时应有孕。(命门脉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部总看歌 
三部俱浮肺脏风。恶寒发热鼻难通。沉迟冷积真元惫。弦数猖狂怒气冲。两手紧兮寒与食。二关缓作痹和癃。虚濡微涩阴阳竭,洪滑不堪久病逢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